来自 广晟有色股吧 2022-05-13 12:16 的文章

西藏航空事故,这些乘客险些酿成大错

民航工作者,民航业评论员

2022年对中国民航业来说是“至暗时刻”。伴随着奥密克戎疫情的大爆发,中国民航业遭受了比2020年更严重的打击,而比疫情带来的航空运输停摆更糟糕的,则是震惊全国的“3.21东航空难”事故。

但距离东航空难仅仅52天,5月12日,西藏航空TV9833航班在重庆机场起飞时发生异常,飞机冲出跑道后燃起大火完全损毁,所幸机上机组和乘客共122人无人死亡只有36人轻伤。

短时间内又发生一起严重事故,无疑让刚刚走出空难阴影的中国民航又显得阴云密布。目前民航局已经第一时间赶往现场进行事故调查,相信几天之内就会有初步原因公布,而笔者将根据现有情况略作分析。

事故分析

本次事故航班TV9833执行的航线是重庆到西藏林芝的典型“高高原”航线。而执行航班的飞机机型是空客A319,机号是B6425。

空客A319由于重量轻、动力强,是非常适合高原飞行的一款客机,在国内波音757退出客运市场之后更是挑起了高原航班的大梁。

本次事故航班机组是3/6,是典型的高原航线机组配置。而113名旅客也代表着这飞机基本坐满了(西藏航空A319座位布局为F8Y120,最大载客128人)。

西藏航空事故,这些乘客险些酿成大错

通过现场照片视频和机上旅客接受的采访,目前基本可以还原出事发时的情况。当天早上八点左右,西藏航空事故飞机在重庆机场准备起飞,随后发生异常中断起飞冲出跑道。

从现场的图片判断,偏出跑道时飞机已经滑跑了约1700米,以A319飞机来说当时飞机的速度可能已经非常接近V1(即决断速度,超过这速度必须起飞),速度不低于100节(约185公里每小时)。

从事故现场的地面痕迹来看,飞机左侧主起落架轮胎处于抱死状态,在跑道上留下了轮胎抱死的痕迹以及金属摩擦的痕迹。考虑到没有右侧起落架的金属摩擦痕迹,可能当时左起落架轮胎处于爆胎且起落架结构崩塌的状态。

事故飞机路径示意图,圆圈位置为飞机停下的位置

事故飞机在跑道上留下的痕迹,图片来源:社交媒体

从现场飞机的情况来看,飞机最终停下时前后起落架都已经完全崩塌,且飞机发动机处于脱落状态、飞机后半机身断裂,说明飞机在冲出跑道的过程中遭受了极大的冲击,符合高速状态下冲出跑道的情形。

需要说明的是,在冲出跑道进入中间草地时发动机脱落是正常的现象,发动机与机翼的连接有着“应急断离”设计,这是因为飞机冲出跑道后“狗啃泥”时发动机会承受巨大的冲击力,若不及时分离发动机,那么“狗啃泥”时产生的巨力极有可能将飞机整个主体结构撕裂进而导致更严重的次生损害。

灭火后的西藏航空TV9833,可见发动机和起落架都没了,而且后机身断裂,图片来源:社交媒体

散落在机坪上的发动机残骸,图片来源:社交媒体

结合机上多个旅客的描述,我们可以还原一下事故发生经过:飞机滑跑时发生异响,随后飞机发生倾斜冲出跑道产生剧烈冲击。

通常来说冲出跑道事件多发生于飞机降落阶段,而飞机起飞阶段冲出跑道的情况较少,多为飞机高速滑跑时轮胎爆胎导致的。从事故发生后的现场情况来判断,确实存在左起落架爆胎的迹象,但是否由于左起落架爆胎导致飞机冲出跑道还有待调查结论。

飞机在起飞滑跑时两侧发动机都处于最大推力状态,若在起飞时发生发动机单发失效导致两侧推力不均衡也会导致飞机偏转,即右发满推力而左发推力下降导致飞机向左偏转,而飞机左起落架轮胎也可能是在冲出跑道后才爆胎。

然而通常飞机发动机失效导致的推力下降是一个线性的过程,这情况下飞行员有一定的时间可以察觉并进行修正,不会产生像本次西藏航空事故这样如此激烈的偏转。但如果左发推力瞬间归零,那就没有一个推力下降的过程拱飞行员采取应对措施,左发0推力右发满推力由此产生剧烈偏转也是可能的。

飞机发动机瞬间推力归零的情况较少,发生这种情况时极有可能伴随着非包容性故障(发动机发生爆炸或有碎片飞出),也即发动机碎片损坏到别的部位。考虑到左侧有爆胎,不排除发生发动机异常后碎片击穿轮胎导致爆胎。

至于飞机起火,推测为是冲出跑道时机翼油箱结构受损,燃油泄露遭遇明火所导致的。

美中不足的紧急撤离

通过旅客在现场拍摄的视频,我们得以了解飞机的撤离情况。在飞机冲出跑道停下后,机上乘务员立即组织了人员撤离。现场视频显示,最先开启的紧急疏散门是左前方舱门,即平时上下客的舱门,紧接着尾部左侧舱门也打开应急滑梯释放。在左前方应急滑梯疏散时飞机左侧燃起大火,随后停止前方疏散,转为机尾疏散。

视频显示,左前方打开舱门释放滑梯撤离旅客时,左后方舱门刚刚打开准备释放滑梯,此时飞机尚未起火

红色三角为紧急疏散通道,红圈部分为本次事故中确定释放滑梯进行疏散的舱门

从现场情况来看,乘客的疏散组织得颇为迅速快捷,很大程度上将受伤人员降到最低限度。根据报道机上122人一共有四十余人受伤,其中二十余人烧伤均送往医院救治。可以说西藏航空乘务员的紧急疏散组织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受轻伤在医院处理的西藏航空空乘,图片来源:社交媒体

但令人遗憾的是,视频显示有不少旅客在紧急疏散的过程中拿着行李。需要指出的是,在飞机紧急疏散过程中是严禁携带行李的,因为拿取行李的过程以及携带行李本身就会影响到疏散的速度,而在紧急疏散的过程中要争分夺秒,必须用最快的速度完成疏散,每一秒的延误都可能导致更多的人员伤亡。更不用说提在手上的行李箱如果掉落在飞机客舱通道中,会对撤离产生不可估量的巨大影响。

有些乘客在飞机尚未起火时拿着行李撤离,恐怕后来被烧伤的部分乘客及其家属难免会假想,如果不是这样,是否就有可能使自己或亲人避免遭受痛苦。

在现场视频中可以看到不少人抱着包、提着袋子甚至拎着行李箱从飞机上撤离,包括飞机尚未起火时

撤离时携带包裹行李导致疏散迟缓造成人员严重伤亡的案例比比皆是,在2019年5月5日莫斯科机场的SSJ100空难中就有旅客翻找行李再撤离飞机。最终这起空难中78名乘客有41人死亡,而紧急疏散时还不忘拿着行李的人也成为了舆论的众矢之的。

2020年5月5日莫斯科机场SSJ100空难中也能看到有旅客紧急疏散时还拿着行李

所幸西藏航空事故没有造成人员死亡,否则对于那些违规撤离的乘客来说,届时面临的社会压力,或许将是他们无法想象的。

除了撤离中有旅客提着行李之外,整个疏散以及应急响应的过程还算训练有素,重庆机场消防队也及时赶到现场进行灭火,将影响控制在最小。可见装备妥善度、人员备勤以及响应速度都没有因为疫情原因而下降。

从飞机过火范围来看消防应急车辆及时到场,避免了更大的损失,图片来源:新华社

以目前获取的信息来看,本次事故的主要原因很可能是飞机机械故障所导致的。在事故中飞行员处置是否妥当则有待局方的调查结论。必须说在东航空难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又发生一起严重事故使得中国民航承受了不小的压力,尤其现在还处于东航空难之后民航行业安全大整顿期间,更是让整个行业雪上加霜。

笔者对西藏航空并不陌生,在一线保障航班时每天雷打不动一班西藏航空的航班需要保障。作为一个规模并不大的高原地区航空公司,西藏航空来来回回就那二十余架飞机,几乎每一架都打过交道,包括本次失事飞机B-6425,哪怕离开一线多年,也依然记得曾经在西藏航空驾驶舱里遇到的那位英姿飒爽的女飞行员。

事故飞机注定将彻底报废,一架A319的彻底损失对西藏航空是极为沉重的打击。连续的事故让2022年的春天格外寒冷,也让公众对民航的安全性产生了不小的疑虑。但越是这种时刻越是不能丧气,而是要坚定信心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用实际行动赢回中国民航的声誉。冬天必会过去,而春天终将到来。

来源|观察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