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蓝思科技股份股票 2022-05-13 21:12 的文章

催眠课程套路多退费难,元氏催眠“金牌导师”

记者 郭春雨

打着课程学习的幌子,几乎整节课都在推销;报了名没上课,退费遭遇“踢皮球”;所谓的“高级讲师”学历证书等无从查证……近日,夏菲(化名)花费19800元报名了“元氏催眠”的“高级课程”后,却发现所谓的“高级课程”层层套路,退费也遭到拒绝。

“免费网课”变收费,“助教”全都是推销

近几年,催眠培训在各大城市中悄然兴起。作为心理学培训的一种,打着“调整身心”、“缓解焦虑”、“促进家庭和谐”等广告词的催眠培训课受到不少人的追捧和学习。

“最开始的时候,说是免费的网络课程。我就想反正不花钱就学一下。”夏菲说,当初接触到“元氏催眠”的催眠课程,是因为朋友小丁的极力推荐,根据课程安排,有十节课的网络学习,按照此前的宣传,网络课程为免费,但是等夏菲真正开始网络学习,才发现只有前三节课程免费,剩下的七节课程需要报名2300元的实体课后才能学习。

短视频平台上,号称学习元氏催眠能够收入不菲 。短视频平台上,号称学习元氏催眠能够收入不菲 。

在朋友小丁的极力推荐之下,夏菲报名了课程时长为3天两夜的课程,课程地点安排在济南的一所酒店内。一位名叫“张滨”的主讲师负责课程的讲解。

上课的人员分为学员和助教,按照主办方的说法,助教是学完了初级课程和高级课程的“学长和学姐”,因为认同“元氏催眠”的学习理念和学习内容,因此自动转为了助教,帮助夏菲这种后来的“新同学”更好的学习。

“三天的课程,前两天讲的还比较好。主要是一些基本入门的心理学知识。”夏菲说虽然课程是“催眠”,但并不是讲的电影中演的那种“催眠”,而是一些简单的心理学知识,例如如何帮助家人、孩子进行放松等,“我觉得讲课的部分还挺好的,但是中间插播的各种推销,让人非常不舒服。”

夏菲说,从开始上课,导师就反复地进行课程的推销,按照导师的说法,夏菲所学的初阶的课程只是皮毛,想要学习深一点的内容,就要交费19800元去学高阶课程。

“整个上课的过程,感觉不是在学习,而是在听一堂营销课。到了第三天的时候,推销就成了课程的重点。当时主讲师不断地催着学员交钱,下课之后一群助教就围上来劝说交钱。”夏菲说,当时有10位学员、10位助教,虽然理论上助教和学员是一对一,但是实际上是“1对10 ”:“就是助教会一起围过来劝说一个学生,相当于一个学员对着10个助教,人在那种环境下很难‘逃出来’,感觉不交钱都不行了。”

夏菲说,自己答应报名后,对方很快拿来了一份合同,不等她看完就催促她签字,原本一式两份的合同对方全都收了起来,并没有留一份给夏菲。

拉“朋友”就能提成,退费遇到“踢皮球”

“离开当时的环境,我头脑也冷静下来了一些。而且当时我家里有一些事情急需要用钱,我就想着把这个高阶课程退掉。”夏菲说,和催促自己报名时的热情不同,自己的“朋友”小丁表示自己不负责退费,需要去找元氏催眠的相关负责人,但元氏催眠的相关负责人同样表示自己也不负责退费,得去找当初报名的“介绍人”,也就是小丁。

在来来回回被踢了多次“皮球”后,小丁告诉夏菲,自己介绍夏菲报名,自己有一部分提成,如果非要退费,那自己可以把“提成部分”退给她。

某网站用户晒出的元式催眠课程现场。某网站用户晒出的元式催眠课程现场。

“我后来才了解到,元氏催眠下面分为导师、合伙人、助教等一层层体系,想要退费,可能会牵涉到很多个人的利益。”夏菲说,自己始终坚持要求退费,对方又表示“得拿出合同”,否则不给退费。

“当时我签合同的时候,他们就没有给我合同,现在又说退费要合同。”夏菲说,幸亏自己当时悄悄拍了一张合同的照片,把照片发过去之后,对方又表示“需要扣费20%。”

“其实这份合同我后来找律师看了,律师表示里面很多条款都是霸王条款,非常不合理。”夏菲说,“但是已经投入这么多时间和金钱了,如果要去起诉 他们,投入的成本将会更多,估计很多学员也跟我一样的想法,就当花钱买了教训。我觉得也正因为这样,他们机构才这样肆无忌惮。”

山东大区总裁兼“金牌导师”履历成谜

催眠课程套路多退费难,元氏催眠“金牌导师”回应:来这的人都有心理问题

夏菲回忆,导师张滨在推销课程的时候,经常会以自己为“榜样”诉说学习课程的种种好处,“导师就说她以前是银行的行长,后来辞职了去干这个。她还留过学,是海外博士,她的孩子也是元氏的讲师,一节课都能挣好几万。说我们以后报名了高阶课程、以后还可以当助教,推荐自己的亲戚朋友来学,挣更多的钱。”

此外,在不同的培训群中,张滨的名字也不同,还有个名字叫“张玺昀”,夏菲也不知道导师的真实名字。

按照导师的说法,自己不仅是元氏催眠的山东大区总裁、金牌讲师等,还有西班牙武康大学心理学博士、中管院心理学客座教授等身份。

“金牌导师”的学历涉嫌造假。

然而,记者查询“武康大学心理学博士”,首先弹出来的前几位都是招生广告:“大专可读,不需要出国,网课形式或者每月抽出两天时间集体上课,一二线大城市都有授课点,轻松拿博士学位”;随后,记者查询中管院的官方网站,显示“网该网站未根据工信部相关法律进行备案暂时无法访问”;记者随机搜索“中管院心理学客座教授”,目前网上没有任何名单。

此外,据共青团中央在2019年发布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了“目前全国多地出现以中管院下属机构名义卖证书、奖状现象,涉案人员众多。”

记者以学员的身份咨询这位名为张滨的导师,该导师表示自己的本科就读于“浙江大学”,后来曾经在美国、西班牙等游学,并且在金融方面取得了非凡的成功后,因为认同元氏催眠的理念,才放弃成功的金融事业,毅然投入到元氏催眠的事业之中。

“按照您的专业和年龄,那孙波院长是不是您的老师?”记者问。

“是啊,他就是我的导师。”听到记者表示也曾经在浙大读书,同为“校友”身份,张滨和记者亲切的攀谈起了浙大的老师和课程,并且回忆自己作为浙大学生时候的时光。

然而,记者所提到的“孙波院长”,不过是一个虚拟的人物,记者并不认识任何一位名为“孙波”的浙大老师,目前在浙大官网上也没有查询到名为“孙波”的教师。

“催眠”并不神秘  内部人士爆料元氏退费纠纷不断

即便导师学历存疑,上课成为推销,那元氏催眠本身的课程是否有价值?

“单从催眠课程本身来讲,我觉得这算是一门挺好的技术,能够缓解一些焦虑,提供情绪的疏导。但是现在市场挺混乱,元氏催眠内部的管理也挺混乱,导致出现了各种乱象。”一位从元氏催眠辞职的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就一门技术来说,催眠术并不玄幻,只是因为影视剧等影响,“自带神秘光环”,所以经常被人误解,商业机构也利用了人们这一点偏见,收取高昂的培训费。学习催眠术的基本知识和掌握催眠术的技能,不一定要去培训机构,如果想学习,那市面上有很多此类的书籍,完全可以通过自主学习打破催眠的“神秘光环”。

此外,该工作人员表示,作为机构,元氏催眠重在“营销”,导师的提成等主要是通过拉人头的方式来获得,“也因为退费等原因,导师和学员之间的纠纷一直挺多的,但是能成功退费的人很少。”

此外,也因为元氏催眠的营销方式,记者查询发现,在知乎等网站上,不少网友对元氏催眠的模式提出了质疑。有网友发帖表示,自己在学过初阶课程后,交费19800元去学高阶课程,高阶课程后又被劝说去当元氏催眠的合伙人,同时继续交钱做助教。该网友表示:“这个时候我醒悟了,这样下去,绝对是一个无底洞!合伙人之后还会有什么呢?我不知道……请各位准备学习元氏催眠的朋友们,一定要擦亮自己的眼睛,不要被骗了。”

元氏回应:反应的情况不存在,来这的人多少都有点心理问题

“她是成年人,也有正常的意识,在合同上签字了,就表示认可这件事。”对于学员反应的“退费难”问题,元氏催眠的山东大区总裁张滨回应,认为公司的处理完全没有问题,“如果是按照合同,那根本不会给她退费。我们现在只扣20%,已经是很照顾了。”

此外,对于教学质量问题,张滨表示一切课程的设置和讲课都是按照教学大纲,并没有打折扣,“有推销也很正常,并不会把课程内容打折扣。”

“我是没有从她身上赚到过一分钱,她报名也没有提成,就是推荐她报名的人会有奖励金,他们拿到奖励金,跟我是没关系的。”张滨表示,元氏催眠是正规工商注册过的机构,并没有“合伙人”,而是“经销商”,不存在分级拿钱的问题。

此外,针对学员对导师学历的质疑,张滨表示自己的学历都是真的,但是自己今年已经50岁了,不会从学信网等注册信息,网上找不到自己的学历信息也很正常,“而且我是国外大学取得的博士,她肯定不能从国内也找不到啊,我是中管院的客座教授,我有这个证书都可以展示的。”

“你知道我们是做心理这行的哈,凡是上我们这儿来的,完全正常不太现实。”张滨说,对于目前学员反映的情况,她认为都不属实,并且觉得该学员自身有问题,“我们做心理这一行的,来到我们这里的人心理健康的不多,很多人都有心理有疾病。目前没有人找我说要退费的事,我完全没有接到这个通知。”